党建工作

补装珍珠岩
发布日期:2020-07-24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字号:[ ]
分享到:

“站稳马步、紧握麻绳,预备、一二三,退!一二三,拽!”

7月5日,在整齐的号子声中,一个白色大吨袋渐渐离地,慢慢地被拉到50米高的塔顶。这是中海化学富岛公司化肥一部四期空分分馏塔补装保温材料珍珠岩的检修现场。

装珍珠岩的大吨袋重约100公斤,因为珍珠岩密度小,所以大吨袋显得很臃肿。要想将珍珠岩顺利拉上塔顶不仅要克服其自身重力,还需要克服风力的干扰。

由于任务繁重,化肥一部党支部组织党员突击队来帮忙,支援队伍到来,准备工作就绪。化肥一部公用工程大修组负责塔顶珍珠岩装填工作的刘秀廷、郑自争两人站在塔顶,刘秀廷向塔下挥一挥手,示意可以开始了。

大伙开始双手紧握麻绳,斜着身子往后退。装满珍珠岩的大吨袋应声而起,然而离地面越高,风的干扰越大,半空中的吨袋越来越难控制。握着麻绳的手,隔着手套也感到被磨得发痛,大家此时动作神态各异,有的用手拉,有的用肩膀扛,有的眉头紧锁紧咬牙关,有的脖子青筋凸起。大家拼尽全力,退到了旁边压缩机厂房墙角处,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可是吨袋离塔顶还有十多米,场面一时僵持住了。

“我看前面的人可以稳住麻绳,后面的人到前面去把绳子往下拽,一个人拽一截,轮流向前,然后大家再一起往后退,这样就可以把珍珠岩拉上去了。”有人提议道。

这个办法果然见效,局面立刻得以扭转,吨袋就像是被驯服的“风筝”一样,顺利地拉上了塔顶。站在塔顶的刘秀廷和郑自争借助安全带身体往前一探,一把抓住吨袋的系绳,两人将沉重的吨袋拖到人孔,然后解开袋口的线头,袋口不能开太大,否则轻如雪花的珍珠岩会被风吹得满天起舞。刘秀廷赶紧用手将袋口封住,然后埋进人孔,再松开手,慢慢地将袋中珍珠岩释放。经过四小时鏖战,8立方米的珍珠岩被大家尽数装完。

化肥一部党支部在此次大修中多次组织党员先锋队攻坚克难,大家通过手拉肩拽补装珍珠岩,以及自主更换分子筛,共节约大修费用近10万元。(通讯员 杨志平)




【打印】 【关闭】

返回
补装珍珠岩
发布日期:2020-07-24 信息来源:中国海洋石油报

“站稳马步、紧握麻绳,预备、一二三,退!一二三,拽!”

7月5日,在整齐的号子声中,一个白色大吨袋渐渐离地,慢慢地被拉到50米高的塔顶。这是中海化学富岛公司化肥一部四期空分分馏塔补装保温材料珍珠岩的检修现场。

装珍珠岩的大吨袋重约100公斤,因为珍珠岩密度小,所以大吨袋显得很臃肿。要想将珍珠岩顺利拉上塔顶不仅要克服其自身重力,还需要克服风力的干扰。

由于任务繁重,化肥一部党支部组织党员突击队来帮忙,支援队伍到来,准备工作就绪。化肥一部公用工程大修组负责塔顶珍珠岩装填工作的刘秀廷、郑自争两人站在塔顶,刘秀廷向塔下挥一挥手,示意可以开始了。

大伙开始双手紧握麻绳,斜着身子往后退。装满珍珠岩的大吨袋应声而起,然而离地面越高,风的干扰越大,半空中的吨袋越来越难控制。握着麻绳的手,隔着手套也感到被磨得发痛,大家此时动作神态各异,有的用手拉,有的用肩膀扛,有的眉头紧锁紧咬牙关,有的脖子青筋凸起。大家拼尽全力,退到了旁边压缩机厂房墙角处,已经没有后退的余地了,可是吨袋离塔顶还有十多米,场面一时僵持住了。

“我看前面的人可以稳住麻绳,后面的人到前面去把绳子往下拽,一个人拽一截,轮流向前,然后大家再一起往后退,这样就可以把珍珠岩拉上去了。”有人提议道。

这个办法果然见效,局面立刻得以扭转,吨袋就像是被驯服的“风筝”一样,顺利地拉上了塔顶。站在塔顶的刘秀廷和郑自争借助安全带身体往前一探,一把抓住吨袋的系绳,两人将沉重的吨袋拖到人孔,然后解开袋口的线头,袋口不能开太大,否则轻如雪花的珍珠岩会被风吹得满天起舞。刘秀廷赶紧用手将袋口封住,然后埋进人孔,再松开手,慢慢地将袋中珍珠岩释放。经过四小时鏖战,8立方米的珍珠岩被大家尽数装完。

化肥一部党支部在此次大修中多次组织党员先锋队攻坚克难,大家通过手拉肩拽补装珍珠岩,以及自主更换分子筛,共节约大修费用近10万元。(通讯员 杨志平)

分享到: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